考古專家韓炳華幫你捋清脈絡

山西青銅器到底有多牛

來源:太原晚報 2019-07-27 09:52:29


山西青銅器為何能獨立撐起一座博物館,在青銅時代處于怎樣的地位,曾達到怎樣的高度?山西省考古研究所研究員韓炳華,捋清了山西青銅器的發展脈絡。從最早的芮城西侯度古人類到現在,山西已有180萬年的人類文明史。山西青銅器數量眾多,種類繁雜,器型穩重,紋飾質樸,工藝領先,尤其是在東周時期,獨領風騷,成為青銅時代晚期標準"式樣",在中國青銅器時代有舉足輕重的地位,是中華文明的重要見證之一。

山西有青銅鑄造工藝的最早樣品

山西青銅器發現的最早記載,可以上溯到西漢武帝時期,武帝元狩元年“得鼎于汾上”,遂改年號為“元鼎”。唐玄宗開元年間,又在汾陰發現青銅鼎,并將汾陰縣改為寶鼎縣。宋元明清,青銅器屢有發現,不斷改寫歷史。

上世紀20年代,最為引人注目的發現是渾源李峪村的青銅器,這些精美青銅器成為民國時期認識山西青銅時代的最初印象。上世紀30年代,在晉西高原發現不少晚商青銅器,山西再一次令人矚目。新中國成立后,晉國與三晉的青銅器,數量之多,種類之全,內容之豐富,制作工藝之精湛,令人嘆為觀止。一些重要墓地,如聞喜上郭村墓地,晉侯墓地,洪洞永凝堡墓地,太原金勝村趙卿墓,柳泉墓地,萬榮廟前墓地,絳縣橫水墓地,曲沃羊舌墓地,翼城大河口墓地等被科學發掘,為青銅器斷代提供了極大幫助。

山西發現最早的銅器地點是距今4000多年的陶寺遺址。陶寺遺址共出土了4件銅器:銅鈴、銅齒輪型器、銅環及僅剩口沿殘片的銅盆。銅鈴頂上無紐,鈴內無舌,鈴腔窄小,是早期打擊樂器的雛形。銅鈴及銅環都是純銅制品,而銅齒輪型器與銅盆則是砷青銅,盡管不能作為青銅器,但它們均采用了范鑄技術,成為研究青銅鑄造工藝的最早樣品。

山西夏商青銅器技術與中國同步

山西是探索夏文化最重要的地區之一。二里頭文化夏縣東下馮遺址中,發現了紅銅鑿和青銅鏃以及鑄造青銅斧的石范。還出現了青銅容器——銅爵,銅爵比青銅工具和兵器工藝復雜,沒有長期的鑄造技術積累很難完成。這說明山西在夏時期已經同二里頭文化中心區一樣,表現了高度的文明同步和技術自覺性。

商湯滅掉暴虐的夏桀,山西“近水樓臺”,距離早商文化中心區僅一水相隔,黃河以北的平陸、永濟,山西東南部的黎城、長子都發現了青銅器。最為著名的是1990年在平陸縣坡底鄉前莊村發現的商代早期祭祀遺址,出土了一批二里崗期銅器,主要有大型方鼎和圓鼎,這些“大體型”顯示了王權的威嚴與不可褻瀆。

晚商青銅器集中出土于晉西高原,以靈石旌介和石樓青銅器最有地方特色。靈石旌介青銅器,出土了上百件,很多有族徽“丙”,由此確定了“丙”國或“丙”族的所在地,成為了解山西晚商政治地理結構最為重要的資料。這個時期的山西青銅器,有很大一部分具有殷墟銅器的一般特征,還有一類獨特的器物,比如石樓出土的龍形觥,造型別致。還有一些工具類小件青銅器,是殷墟青銅器中沒有發現的,有學者考證它們來自遙遠的卡拉蘇克文化。這說明商代的山西從來不寂寞,文化的交融與碰撞絢麗多彩。

晉國青銅器堪稱兩周重器的代表

武王翦商,成王“桐葉封弟”,唐風晉韻,有了關于山西的故事。西周的山西青銅器,成為晉國最大的實物支撐。

晉國青銅器是山西兩周時期最為重要的青銅器。20世紀50年代以來,侯馬晉國遺址、曲沃晉侯墓地、太原趙卿大墓等一系列重大考古發現,將晉文化越來越清晰地呈現于世人面前。

在晉侯墓地,114號墓中出土的晉侯鳥尊,是山西出土的最早晉國青銅器,鳥尊十分逼真,寫實的同時又匠心獨具,華麗而不失質樸。造型奇特的豬尊和兔尊,惟妙惟肖。晉國青銅器以新穎的器型,精巧富麗的紋飾和卓越的范鑄技術,成為中原青銅文化的典型代表之一,散發著晉文化雄渾大氣的獨特魅力。

晉國周圍還有很多小國,2004年,在絳縣橫水橫北村發現西周時期墓葬,出土青銅器千余件,發現多座規格較高的墓葬。出土青銅器中很大一部分有銘文,出現了一個歷史文獻中從未發現的倗國。同樣的小國青銅器還發現在翼城大河口村,這是一處霸國墓地,霸國未見史書卻出土了驚世重器。霸國墓地出土的尚盂,就是少見的長篇銘文青銅器,記載了王使和侯國封君間的交往,是了解西周早中期高等級貴族之間聘禮內容的典范。那時候,小國在山西就像漫天星斗,對晉文化的形成有重要意義。

趙卿墓青銅器鑄造工藝到達巔峰

晉景公在遷都新田之前,晉國盡管在歷史上扮演著重要角色,但春秋早期的山西青銅器發現很少。新田時期,在晉國都城遺址發現的并不是青銅器,而是鑄銅址上的陶范,這是在用另一種模式闡述文明。

從整個東周時期的青銅器中,可以看到太多侯馬陶范的痕跡,“侯馬模式”成為東周青銅器標準化生產的樣板。蟠螭紋與蟠虺紋,隨處蔓延,青銅器生產的秩序在山西逐漸形成。

晉國中心區以外,在太原金勝村趙卿墓出土了大量青銅器,這些青銅器呈現出代表性的特征,如體型碩大,秩序謹嚴,晉國青銅器鑄造工藝走向巔峰。金勝村還出土了更為精致的鳥尊,巨大的青銅鼎,錯金的或刻紋的銅器,尤為重要的是全新圖案題材刷新了歷史的色彩與構圖的古板,形成了新式紋樣,預示著一個新時代的到來。

春秋中期到戰國晚期,從晉國到趙國,三晉文化終為一體。晉分三家,晉系青銅器并沒有“三分”其特色,繼承傳統卻又更加進步,實用器物越來越多,還有很多刻銘銅器還記載了監造者、鑄造時間、地點等信息,表述自由而格式統一,形成了這個時期青銅器的“商標”。

青銅時代伴隨秦漢一統中華落下帷幕。在漢代,山西青銅器盡管還有一些工藝精湛的器型,但已不是時代主流。

本報記者陳辛華

責編:俞濤


圖片聚焦


出水芙蓉
水上蛟龍
親水晉陽
古交汾河景區:兩岸鋪錦繡 山水更相宜

幸运飞艇计划精准网页版